单细胞

肖根 同居

最近粮越来越少了,自己动手丰衣足食。

这是第一次写,标题很随便,大家……温柔一点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“所以妳们同居了。”Reese这句话来的没头没尾。Shaw一抬起头,Reese那标准的龙猫笑就撞进她的眼球,‘妈的!为什么是肯定句?’她心想。

Shaw白了他一眼,又把头埋回瞄准镜上认真的盯着他们的号码,那张布满了胡渣的衰脸,一整套的土黄色格子西装。“差劲,差劲透顶了。”Shaw这句话来的也是没头没尾,不知道说的是号码那恶心到差劲透顶的品味,还是Reese那八卦到差劲透顶的态度。

Reese将头转回去继续盯梢,等候Finch给的下一步指示,不过他脸上那让Shaw恼羞成怒的笑容依然大方地绽放着。

当Shaw向Finch汇报完今天的任务情况时,她向Finch强烈建议他们的地铁站小队应该认真考虑加入新血了。“Ms.Shaw,妳的建议我会认真的纳入考虑当中,与Samaritan一战,我们是该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了。”Finch在听完Shaw的建议后说道,“不过,在找到合适人选之前,还是得要辛苦你们。毕竟,号码不等人啊。”他说完这话扯了一下嘴角,就当是他俏皮地笑了一下吧。

Shaw挑了挑眉,‘你这狡猾的家伙,这并不可爱,一点都不,和Root比差远了。’她心想。不过,将炮火直接投向智商高到发明出TM的家伙并不是最明智的选择,“John,我相信你也需要一个假期”她瞟了眼Finch,接着说,“我们能花点时间,训练一些新人,我们就能高枕无忧了,闲着手痒的时候再来收集一些膝盖。很惬意不是吗?”Shaw顿了顿,又再瞟了眼Finch“至于道德观的培养就交给Finch,毕竟我们这种三观不正的家伙,还是少去污染其他人比较好。”她说完后耸耸肩。

“Ms.Shaw妳已经开始计划妳的退休生活了吗?”Finch小小吐槽一句,不置可否,但其实他也觉得是时候该找个机会让大伙都休息一阵子了。

Shaw撇了撇嘴,拍了一下Reese的肩膀,转身走出了地铁站。

“你不觉得最近Shaw汇报完任务后,在地铁站呆的时间比以前短很多吗?”Finch将目光从荧幕上移开,扭头转向Reese。但只从Reese那里得到了一个标志性的龙猫笑。‘真帅!’他心里想。

Finch的手机在他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震了一下,一封来自未知号码的简讯,他点开来,‘她们同居了’。Finch露出了然并欣慰的表情,感谢TM全方位无死角的解答。

 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Root在出院当天秉着假调情真试探的心情向Shaw提议让她当自己的私人医生,“Sweetie,妳知道我没办法给自己换药,and......I love it when you play doctor.”当然,Root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并没有对Shaw的回应抱有多大的期待,所以当她站在Shaw的公寓门口的时候,还没意识过来这是什么意思。

“这里可以放妳的电脑还有妳那些书呆东西。”Shaw领着正在傻笑的Root在自己的公寓里分配两人的生活空间,“妳睡这里。”Shaw朝主卧室的那张king size双人床指了一下。

“这么急着和我睡一张床?”就算Root脑袋被门夹了,她也不会忘记歪着头用她的小奶音和Shaw调情。

Shaw白了她一眼,“或许我应该安排妳睡在浴缸里面。”头也不回的继续领着Root在公寓里走动。

“Sweetie,你忍心吗?”Root跟在她后面咧着嘴笑。‘天哪,她真的是越来越可爱了。’

Shaw并没有回话,她打开书房的门,“书房。”简单而明确的说明。

Root很讶异她除了满坑满谷的医学相关书籍以外,还有不少文学作品,“莎士比亚?”Root抽出一本,向她挑眉。

“看越多书,越能发现自己异于常人,不过这也让我能够胜任需要出没在高雅场合的任务。”Shaw耸耸肩表示不在乎。

“我想这里应该不只有我一个人是书呆。”Root笑着说道。

 

第一个晚上Root在床上辗转反侧,思考着Shaw带她来她的公寓有什么含义,或许只是单纯地方便养伤,或许......她就真的这么轻易地入住Sameen·二轴小傲娇·Shaw的家了?

“你要是再敢乱动......”当Root准备翻她今晚的第13次身的时候,Shaw终于忍不住要制止这个极度破坏睡眠品质的行为。

“对不起,我吵醒妳了吗?”Root满含歉意的说。

“如果在你睡觉的时候,有人在你身边来个鳄鱼式的死亡翻滚并且重复12遍的时候,我相信妳会相当清醒。”Shaw睁开眼和Root对视,“说吧,在想什么?”

“不过要是妳开口就是不合时宜的调情,浴缸就是妳今晚的安身之所。”Shaw在Root勾起嘴角准备开口前掐断了她的胡言乱语。

“承认吧,你在关心我,你还偷偷数了我翻身的次数。”Root显然并不把Shaw的威胁放在心上。

“......”Shaw闻言只是继续盯着Root,凶狠地。

“好吧,医生,我只是想确认一下我的住院时间。”Root撅了撅嘴道。

“就为了这事?”Shaw翻了个大白眼,却不回答Root的疑问。

房里安静到Root能听见Shaw沉稳而有规律的鼻息,却也只能听到这个,并没有等到她的回答,Root最后翻个身,背对Shaw准备入睡。

“明天去你那里把要用的都拿过来。”Shaw在Root快要进入睡眠时蹦出这么一句,并伸手轻轻揽过Root的肩膀,“别压倒伤口。”

然后,Root就彻底睡不着了。

 

 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 

Shaw回到她的公寓,准确来说,是她们的公寓。

她一直坚信‘温馨’这个词汇从来都不适合她或她的住所,但当她站在玄关就闻到扑鼻而来的香味时,她愿意用温馨来形容她的住所,她和Root的家。

Shaw站在玄关站了好久,她在Root的撒娇下默许她将她们的卧室换成各种紫色,房间里添了个衣柜,Root的衣服里有一半的衣服都是那些出任务时她觉得比较有趣的制服,她有三件皮衣,但有两件的肩头上都有明显的破洞,一件是她射穿的,另一件是她抓破的,Root不让她把它们丢掉。

书房里接了各式的线路,她的小型军火库也腾了三分之一的地来放Root那些花花绿绿的那些她看不懂的东西。

 

 

“Sameen?”Root从厨房里探出头来。

“Root......”Shaw低低的应了一声,走进厨房。

Shaw在成为Root的私人医生以后,几乎每天都会为Root煮营养食品,身为前医生的她,这并不是一件难事。

在Root自认为她已经痊愈并能追赶跑跳碰时,她坚持担任Shaw的私人厨师,而Shaw也就由着她去了,偶尔走走动一动也是挺好的,但她有两个坚持,一是Root做的每一顿餐点必须有一样是看着食谱做的,因为Root煮的东西除了奶油胡萝卜汤还能入口以外,其他都是灾难,而奶油萝卜汤并不算是健康;二是Root在真正痊愈并且获得Shaw认可之前,TM不准给她任何任务,她已经和TM商量好了,如果作势要把黄芥末酱灌入TM的主机算是‘商量’的话。

Shaw坐在中岛台前的高脚椅上,为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,在冰块和玻璃杯清脆的碰撞声下,她单手支撑着头看Root在厨房里忙东忙西,马铃薯炖肉的香气在空中飘散,她不得不承认Root在看着食谱做菜的情况下,晚餐的情况是越发的乐观了。

Root乘着Shaw还在走神的时候关了火,动作俏皮的蹑手蹑脚走到她身旁,手滑向Shaw面前的酒杯。

“你现在还不适合喝酒。”Shaw抓住她的手,义正言辞的说道,却又像是故意一般,举杯抿了一口。

“Sweetie,你不能这样,你这是蓄意引诱。”Root装着委屈的小奶音和Shaw撒娇,手上却毫不含糊,准确的和Shaw来个十指相扣。

“你的酒量从来也就没有好过。”Shaw翻了个白眼,再抿了一口。

发现撒娇没有用的Root尝试用勾引Shaw的方式来讨口酒喝,她倾身向前靠近Shaw,勾起嘴角,“酒量和喜不喜欢喝是没有关系的。”

“那尝一口也不是不可以。”然后,Shaw吻上Root过于靠近的嘴唇。